枫林的水 劲牌的酒孟丽琼/文
枫林的水 劲牌的酒孟丽琼/文
2019-08-15 23:34:11 来源:今日阳新

来枫林很多次,每次路过樟桥村也没什么特别的感受,然而真正走进樟桥村,樟桥的樟、座溪的泉,就深深烙进了心里。
       到劲牌酒厂毛铺酒业三分厂采风,陈总别出心裁地先带我们去樟桥村,那里的樟树遮天蔽日,枝如华盖。几百年树龄的老樟比比皆是,最大的是一棵千年古樟,位于村边的半山坡上,一树葱茏直逼蓝天,粗壮的树干要七个人伸开双臂,才能合抱入怀。
       去座溪泉经过一棵920年的古樟,樟边有桥,桥下有水,水上有几只鸭子嬉戏。我听到了一个关于樟桥村的美丽传说:很多很多年前,一富家千金爱上了一个穷小子,千金的爹百般阻挠,放言除非屋前的小溪长出桥来,才将爱女嫁出,于是相爱的男女每日于溪边对望,互诉相思,溪边老樟树感念二人情深,虬根疯长,越过溪水搭桥,成就了一桩美满姻缘,于是此村得名樟桥村。
       在樟桥除了樟树多,再就是水多,清澈透亮的小溪小渠绕着村子,延绵不断。沿着一条小渠到了座溪泉,这里是劲牌酒厂的水源地之一。我不喝酒,但懂酒并非浊物,它有灵性,你亵渎它,它会让你成疯汉疯婆,丑态百出;你若敬它,它会让你“煮酒论英雄”、“杯酒释兵权”、“斗酒诗百篇”……而这灵性,就来源于水的灵性。
       座溪泉的泉口藏在幕阜山脉下的一个天然溶洞里,洞内终日阴凉,洞周树木茂密。酷暑中踏进泉边,就顿感凉意袭来,我突然有种愿留其间守千年的想法冒出来。喝一口座溪泉的水,清洌甘甜,我想像不出劲酒的味道,却生出喝过劲酒的豪迈。在潭内静如处子的泉水一旦冲出拦水坝,便汹涌澎湃,奔流到樟桥人的柴米油盐里,奔流到劲牌酒的血液里,奔流到酒文化的骨子里。“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才是每个人生活的态度,无论世事如何变迁,都要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到劲牌毛铺酒业三分厂前,我想像酒厂的样子始终停留在电视剧《红高粱》的情景里,烟雾缭绕,酒气升腾,做酒的汉子光着膀子,被汗水浸湿,依然高唱:“喝了咱的酒呀,见了皇帝不磕头……”
       经一路林荫的水泥路进厂房,酿造一车间有机器在运转,寂静无声,自动进粮、加水泡粮、带压蒸粮、粮糟混合、恒温发酵、上甑入库,一键式系统操作让我目瞪口呆,问了旁边友人才知,这偌大个车间只需五六人操作,年产酒量达一万吨以上。
       我也是个喜欢天南地北到处旅游的人,无论在哪一处的饭桌上都能听到劲酒的名字,或见到各种劲牌酒,老劲、参茸、毛铺苦荞、追风八珍,醇香型、浓香型、酱香型,我从没觉得这些和我有什么关联,而这一刻身处家乡的劲牌酒厂,我油然而生地有了一种特殊的自豪感。虽然我滴酒不沾,但在这酒香四溢的车间里,我醉了。
       我陶醉在酒香里最后一个赶到环保站,这里有污水处理车间、资源再生车间和有机肥生产车间。我先前是不明白一个酒厂为什么会有环保站的,但看到酒厂污水经处理后能养金鱼、生产废气循环再生变成了沼气、酒糟药渣回收利用后制造成有机肥料,我明白了,酒是酒厂的命脉,而环保是酒厂生存的根基,只有根基稳了,生命才能扩枝散叶,发扬光大。
       古人饮酒,常与愁联系一起,如“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酒入愁肠愁更愁”;酒与诗文联系一起,如“一曲新词酒一杯”“百事尽除去,唯余酒与诗”;酒与英雄美人、酒与豪情壮志、酒与故国家园,都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劲牌却只把酒与碧水青山联系在一起,因为劲牌懂得,只有保障一方水土,才能守护一片蓝天。

(审核编辑:李云山)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