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栏目
|
|

父亲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01-15 10:36:24 来源:湖北之窗新闻网

  至此中国共产党诞辰98周年、新中国70华诞举国欢庆之时,又逢父亲76岁生日,想把从小听到大的有关父亲的故事讲述出来,让我和孩子们铭记在心,并发扬光大!父亲1962年入伍,在北京警卫团服役,1968年冬光荣退伍(特殊的历史时期,黄冈籍全部回乡),父亲是技术兵,回乡之后组织安排父亲在县机械厂临时负责治安维稳工作,父亲一生可谓出生入死,几次死里逃生。

  记得以前奶奶讲,说父亲小时候非常好苦号称“明三哭”,可他关键的一次他却没有哭,当时日本鬼子在扫荡,村里的人们都在山上深沟里藏着,奶奶说当时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她捂着爸爸的嘴,特别怕他那时候哭出来了,要不然全村的人就完了,就在鬼子的刺刀在沟上面的茅草林里穿来穿去的搜索过程中,父亲安安静静的待着不动,顺利躲过一劫。

  1969年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肆意横行英山,西河大堤失守,县油厂被洪水淹没告急,父亲作为抗洪抢险突击队长和同志们一起进入油库抢救工人和油等国家财产,父亲总是冲在最前面,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父亲被洪水从天窗冲走,冲到现今的南门大桥下,水流太凶,当时县人武部和沿途的干部群众抛救生筏、绳子、竹竿都无法营救父亲,幸亏父亲聪明灵活,父亲心想现在只有想办法自救,就这样父亲被冲到坠子(也就是现今的南冲畈大桥和新医院附近)处,父亲急中生智,顺着锥子弯道划水,弯道水流缓慢一点,就这样顺着河水流势,父亲慢慢划到了岸边,抓住了柳树枝得以成功自救,当赶过来的干部群众看见父亲瘫倒在岸上,人们欢呼雀跃!这是父亲的第二次生死劫。

  那么第三次,是在1969年下年全县全民皆兵,集中训练随时准备蒋某某返攻大陆,县人武部安排父亲在西汤河负责民兵训练,1969年农历12月16日,架设模拟敌机的大水泥杆突然倒塌,现场有正在训练的几十名民兵和围观的群众,千钧一发之际父亲大吼一声:闪开,一个箭步冲上前伸开双臂,用自己的身体抵挡水泥杆,现场无一伤亡,但父亲血肉模糊昏迷不醒,伤成一级脑震荡,当时时任县委书记、人武部长洪平安同志命令举全县之力全力挽救父亲的生命,并由他的妻子也就是当时县人民医院的王总护士长负责父亲的护理工作。可知道第三天就是父亲和母亲的婚期,而父亲生死未仆,县里派领导送信到村里并做安抚工作,村里的老支书得知情况后把爷爷和外公送到医院,看到情况后爷爷说如同天塌了一样,原本我们老明家非常贫穷这门婚事外公是不同意的,因为是村里老支书作的主说的媒才勉强同意,这下一切完了。没想到在回来的路上一直不语的外公说后天吉日不变,婚事不变,回来之后告诉母亲无论他是生是死你都要嫁过去,大义的母亲没有退缩,他若活着无论是残是傻我照顾,他若走了他是英雄,就这样1969年农历 12月18日 由二姑妈穿上父亲的军服代替父亲和母亲拜堂成亲,就这样成了一段佳话,命大的父亲在昏迷了接近半个月后才苏醒了过来!

  要说第四次,那是1970年在满溪坪改河工程,当时的口号是:斩断蛇形嘴挖掉虎形山,敢叫高山低头敢叫河水让路(成就了如今的满溪坪百亩良田)。有一天中午民工正准备散工,工地通常是民工全部撤退了就准备放炮,由于举旗人的失误,错举了指挥旗,10几门百斤重炸药包被点炮的人点着了导火索,现场几万名民工没有撤退完,危险之际父亲临危不惧,一边高喊快,撤退撤退,一边徒手将已经点着的导火索一根一根扯掉,避免了一场严重的事故,而父亲的双手被烧得面目全非,当时县委洪书记号召全县的高中生写父亲的作文,这个在后来我参加工作后,南河镇的朱江老总每次见面都讲起我爸的事迹,他说他那时候正读高中他就写了父亲的作文,他说当时满溪坪沿途树上墙上都挂着父亲的大幅照片,他是大英雄,讲起父亲的事迹他总是激情满满似乎回到了那个年代。

  1999年,父亲临近退休,当时金铺镇修福堂畈至象鼻咀村的联村桥,父亲主动请缨负责该桥的总指挥,和技术人员、工人们一起摸爬滚打四个多月,他这个人不怕死不怕苦,有一次腿被石头扎伤,虽没有伤到骨头,但皮肉裂开,我们劝他撤下了,当时领导还给他配了助手,可他说这是我为金铺人民做的最后一件事,一定要负责到底,他们年轻人没有经验,就这样他仍旧每天双脚浸泡在水里,因为受水泥的腐蚀留下的后遗症,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都没有完全康复,我们说这是工伤可父亲说多大个事,而那座连村桥至今还安然无恙。

  退休回到乡下老家,左邻右舍吵嘴打架的找他评理,灯管坏了保险丝烧了父亲主动帮人家更换修理,前年有一次岗背湾的王二婶家收回了稻谷,王二叔又生病了,天气预报第二天就有雨,二婶急的不得了,父亲得知情况后,不仅去帮忙还带着自家的小型脱粒机去帮他家脱粒,他把自己当个大劳力。父亲和母亲在家里开了个小卖部,刚好是在一个三岔路口地段,又有弯道,这些年他作义务交通指挥员,因为有树木房屋遮挡,过往车辆视线不好有盲区,加上开发区搞建设总是有大货车过往,他一听到喇叭响就立马跑出来,生怕其他路段的行人车辆不知道,像个交警一样认真的指挥着,还别说现在他一打手势司机朋友们还真听他的,加他停就停,加他行就行,哪天车喇叭响了他没出来人家还要停车到家里看看,其实我们几个女儿总是说他不该,毕竟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反映也不是很灵活,这样很不安全,他就是这样爱管“闲事”!母亲说算命先生讲:父亲的高山上提灯笼照四方的命,自己在黑处,有什么办法呢!

  父亲是一位在基层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同志,过去总有人叫他“老革命”我还不理解,英山修的大小水库、修桥修路,他参加无数,总是担任指挥长,在武装战线工作了二十余年,1992年还被省人民政府表彰为全省人武干部标兵,其事迹被载入人武精华一书,从小我就听着奶奶和妈妈讲爸爸的故事长大,可每次问父亲他却总是不语,今天母亲再次讲起,我问父亲怕不怕?父亲说:有什么怕的!

  父亲是我心中永远的高山、大树、英雄,当然也是我的好朋友!(英山南河财政所 明星)

审核编辑:李云生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湖北之窗新闻网 | 湖北本地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湖北之窗新闻网所有,未经协议授权不得复制或镜像。

鄂公网安备 42112402000118号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新闻投稿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china_hbnews@163.com

互联网反网络不良信息自律公约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